每天提醒自己有没有写小说。
可我永远不长进。

我所见到的丑陋还很少

我遭受的苦难还很少

我予人的温暖和快乐还不够多


于是从此我只允许自己在写作时悲伤

洒脱得无可奈何——《苏东坡传》书评

    苏轼曾言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。如他所言,京师庙堂可塑就大才榱槃的苏大学士,黄州僻所却也能酝酿累累华章;富庶杭州是心之归属,儋耳天涯却也能容下洒脱真我。

    林语堂如此概写苏轼:“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,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,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,是散文作家,是新派的画家,是伟大的书法家,是酿酒的实验者,是工程师,是假道学的反对派,是瑜伽术的修炼者,是佛教徒,是士大夫,是皇帝的秘书,是饮酒成癖者,是心肠慈悲的法官,是政治上的坚持己见者,是月光下的漫步者,是诗人,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。可是这些也许还不足以...

如火烈——《美的历程》书评

     高中时读李泽厚《美的历程》,看到作者在青铜礼器一节引用了一句话:“有虔秉钺,如火烈烈”,语出《诗经·商颂》,描绘战士出征的杀伐雄心。大概是觉得这种状态有如高三,笔者便把这句话写下贴在桌上,半是激励半是调侃。本以为久远的词句太过晦涩难宣,却未料穿越千年,见字如面。美是有意味的形式,正因如此,有虔秉钺,如火烈烈,是见者心火烈烈。

    “美是有意味的形式”由克乃夫·贝尔提出,此观点否定再现,强调纯形式的审美性质。从人首蛇身图案中,便能得到美的意味。蛇身贴服地面,微微弯...

给自己

我不会放弃业余性的文字写作。

明天会写一篇或者两篇书评。

水平还是很差,然而我会勇敢地丢丑。

知道人世炎凉,温情送出去,会变成冷刃扎回心窝。


可是活着总该相信一点什么吧,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吧。


不该被恶心到极点时,连带着厌恶所有人。


当我所有的女伴都有了男友,

我就像屎一样的孤单。

当我痛心你们仅存的一点可爱都被愚蠢吞没,张口闭口是你芝麻大的琐事比如怎么他还没回,

你们就可怜我还没有个男友。

尽管在我眼里你们的小男朋友还有一些暧昧对象都极其不堪,可你们觉得,跟他们在一起,更有意思。

电影里一条鳄鱼咬合着一个女孩子的下体,我看见血,象征她被拖拽入颟顸。

迫不及待犹如一场竞赛,赶紧脱单呀找个男朋友呀都二零一七了呀。

描眉画眼,十指尖尖,聚在一起讨论什么节送男友什么礼物。

建军节可以送把左轮手枪,建党节可以送面旗,妇女节就送卫生巾吧。

然后你们聚议时攒聚的发丝突然分开,一个个抬头用怜悯嘲弄的眼神向我扫射,

哎...

葛生

文/终朝采绿


春分之后,就有社雨,社雨催花,衍生出无边花事。


甘棠在一家五个姊妹里最年长,花事冗杂时节,蔹草也蔓生于野,几个妹妹都未成人,她已经自上游下行,路经遍野的江离靡芜,嫁给了下游的一户人家。


那人家姓周。甘棠的丈夫叫召南。甘棠身量矮,踮着脚也不能将下颌搁在召南的肩上。这大概是甘棠唯一的憾事。


岁月或者悠悠,或者匆匆。有人念诗经里的句子,六月食郁及薁,七月亨葵及菽。八月剥枣,十月获稻。为此春酒,以介眉寿。饮过冬酿经春始成的酒,才祈求高寿。甘棠也会念“眉寿”这句。虽然她还那样年轻,她看向召南,召南也是双鬓青青。她不会知道,此时笃诚...

自习课

    日光灯炽烈的白光下,所有人埋头做题,门窗紧闭。班主任眼镜反射灯光,成了两块白板置于脸上,两块小白板挂在一块大白板上。


教室里尽是浑浊闷热的人气。鼻息仍在俯仰攒动。还有一颗颗低伏的,黑色头颅。


班主任说,现在很好,你们不要抬头看窗外。别看。


一颗颗黑色,低伏的头颅。


他没有抬头。他听见风声大作。那一种芭蕉叶动,或者衣褶薄襞被幡然打在窗棂上的声响。窗外有忽远忽近铃声。有人用凄凄喉音唱诵短歌,就在窗外。他自己仍是匍匐着,料想周围无人抬头。


班主任忽然怒叱,不要去听...

    既然连皇帝都当不了我们的老板,那就没人当得了。从今以后我们不侍候任何人,不受任何人的管辖,不接受任何人的俸禄,我们的名字不在户口。

    那么,我们当乞丐吧。

    那么,我们一边行乞一边舒散亡国之痛吧。

    我们一面乞讨一面挨家挨户寻找幼主的下落吧。


    既然这世上已经被消磨被摧折无可挽回,永火中我们都不干净,所有一切混沌无序无意义目的无有形真理。...


沉疴痼疾,是毫不干事,毫不干事着一点点噬啮这副业身躯。哪一刻哪一时算是病入膏肓,药石罔效。也只是,毫不干事。

我罹重疾,病骨支离。此疾名曰,中二病。

1 / 2

© 终朝采绿 | Powered by LOFTER